日本社会有如此多彩的读书风景

Go down

日本社会有如此多彩的读书风景

Post by Aquamarine on Sat Apr 17, 2010 4:33 pm

近来我刻意观察到了一些日本社会的读书风景,时时感到绚丽多彩。今天,把它汇集起来,感觉也很有意思。



——经过东京城轨有乐町线的要町车站,在车站的3号出口处看见一个书架,上面有三排书,都是旧的。显然,这是乘客捐赠的书籍。旁边还有一个告示,上面用日文写着:“这里的书你可以随便阅读。但是,请您在阅读以后归还。”我挑选了一本,随后就想,如果北京、上海等城轨车站也摆放上这种图书架,结果会是如何呢?



——不久前去东京池袋第二图书馆,看见幼儿园老师领着一队孩子进来。老师领着孩子去二楼儿童阅览室,有的孩子走路还不利索,简直就是爬上楼梯的。我随他们一起进入儿童阅览室,只见孩子们三五成群坐在地上,任意从书架上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籍。图书管理员还在旁边帮忙,没有表现出丝毫厌烦的态度。可敬!



——在日本的书店买书,售货员都会亲切询问:“要不要给书包上书皮?”如果你点头,售货员就会麻利地为你刚买的书包上书皮,但并不额外收取“包书皮费”;如果你摇头,售货员就会把书放到纸袋或者塑料袋中,然后收取书费。当然,也不会因为没有包书皮而把书价便宜一些。这种包书皮,体现的是一种对书的敬畏。



——在东京池袋车站北口的出口处,每天晚上7点半都会有两三个流浪汉准时地抬着两三箱书籍和杂志来销售。这些,都是他们白天在车站等处捡来的。一般来说,文库本的口袋书是100日元一本,近日出版的周刊杂志是120日元一册。这些流浪汉不是无家可归的人,而是有家不回的人。他们就这样靠捡书刊、买书刊为生!



——东京街头不时地可以看到流浪汉。准确地讲,这些流浪汉不是无家可归的人,而是有家不回的人。让我感慨的是,时常在街头看见这些流浪汉在捧着一本书或者一本杂志在看。这个时候,书本知识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从他们散发着酸臭味的身边走过时,我常常这样追问。我想,书刊应该也是可以让流浪生活充实的。



——按照日本法律规定,凡是出版社出版的书籍,都有义务赠送给国会图书馆一本。也许是因为这样,依靠着全社会出书人的捐书,日本国会图书馆成为目前亚洲最大的图书馆。更为可贵的是,日本的国会图书馆对成年人读者没有任何限制,外国人也是可以随便进入的。



——在日本一些图书馆门口,经常可以看见摆放着一个书架,上面有可以自由拿回家的书刊,让读者挑选。这些书刊,有的是图书馆淘汰的,有的则是一些读者捐赠给图书馆,图书馆再次“外捐”的。稍微麻烦的是,拿走这些书刊的读者,需要填写一张表格,上面有姓名、住址。有时,姓名是可以不写的,因为它属于隐私。



——东京神保町有150多家书店,号称是“亚洲最大的书店街”。我逛书店街的时候发现,不少书店的主人就是一对七八十岁的老夫妇,他们有的不会使用计算机,还在打算盘呢。但是,他们对自己的书店里面都有什么书,非常清楚,甚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是,他们面临着后继无人的问题,一些店铺不得不准备关张了。



——日本京都有一个“京都古书研究会”,今年5月1日至5日将在京都市劝业馆举办“春季旧书贩卖会”。8月11日到16日将在下鸭神社举办“第23届下鸭纳凉旧书节”。10月30日至11月3日将在百万遍知恩寺举办“第34届秋季旧书节”。这个“研究会”是由42家书店组成的,他们却要举办旧书市,为什么?



——前两天在大阪阪急古书街看到一家名为“梁山泊”的旧书店,主要销售文科旧书。从那里拿的宣传卡上看到,这家旧书店明确写明什么样的旧书“难以收购”。这其中包括启蒙书、教科书、百科辞典、世界文学全集、日本文学全集、畅销书等。其原因要么是出版数量过大,要么是里面眉批过多。这,也是一种透明!



——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神田神保町的“新日本书籍”店实际上是一家旧书店,不仅卖旧书,还收购旧书,这些,都不算是什么新鲜的了。引人注目的是,它还打出“帮助您整理藏书”的广告,告诉你:我这里可以像送外卖一样,到你那里去收书、去卖书。旧书店,帮助人整理藏书,听起来就有一种温馨洋溢的感觉。



——日本六大报纸每天都在第一版到第三版刊登新书、新杂志的广告。这在中国是不多见的。我一直在捉摸这是为什么?比如,4月12日《日本经济新闻》第一版就刊登东京大学出版会、青林书院、创元社、财经详报社、TKG出版社、清文社等出版社的书籍广告。为什么不刊登那些大企业的广告呢?那多来钱!多提气!多有面子!



——日本没有卖书号的,但有帮助自费出版的。据说,对于想出书的人,这些自费出版社的编辑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帮助拟定提纲、整理文字、挑选照片、设计封面、选择印刷、送进书店。当然,这些都不是免费的,一个步骤一个价钱。这种做法,是好是坏,不说也明白。也许,日本的文化繁荣,与此就有关系。



东京每年秋季在神保町举行盛大的书市,当然,主要是卖旧书。原来,我以为东京每年就这一次书市呢,前天路过八升堂旧书店,得知4月21日到29日,将举办第11届池袋西口公园旧书节。据说,这个旧书节,将有50万册旧书出售。看来,日本的地方也还有“书市”。



——在日本,如果想处理自家的旧书,不仅可以找到专门回收旧书的书店,还可以利用亚马逊、雅虎等网站。在亚马逊卖旧书,该网站每次收取成交费的15%;在雅虎卖旧书,首先要成为它的会员,然后每月缴纳346日元的会费,接着就可以自由地进行交易了。当然,从网络上卖书,售书款进到银行自己的帐号上,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日本各家书店的工作人也不闲着。2004年,他们推出名为“日本全国书店大奖”的图书奖,至今被定评为“日本平民文学奖中最具影响力与市场价值”的图书奖项。本奖由书店(包括网上书店)工作人员在自己过去一年中读过的、觉得“有意思”、“值得推荐给顾客”、“希望在自己的书店销售”的书中投票选出。



——“日本全国书店大奖”可以说是“奖中有奖”,里面还设有一个“发掘奖”,目的在于盘活旧书市场,选择范围是所有已经出版的旧书中的作品,同样由书店员工阅读并投票选出。这种书店工作人员为旧书评奖、着眼于激活旧书市场的做法,在我们中国似乎还没有。所以,我认为中国是应该对就此加以借鉴和学习的。



——日本的大学生不喜欢读书,这不是我说的,而是日本全国大学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去年对学生生活实态开展问卷调查后得出的结论。这项调查发现受访的日本大学生每天平均读书时间只有27分钟4秒。有37.8%的受访大学生则表示“根本就不读书”。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经济越富裕就读书越少?反比例发展?



——日本全国大学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有一份面向大学生的读书杂志,名叫《读书之泉》,至今已经40年了。目前,每期免费在227所大学发行8万份。1970年3月这份杂志创刊时,是一份介绍基本图书的目录形式的杂志,80年代改为让学生能够理解图书的书评性杂志,现在变为读书讯息杂志。他们就这样“与时俱进”。



——在日本,目前每天发行大约5035万份报纸,这其中94%的报纸是每天早上在固定时间带送到读者住地的。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分散在日本全国各地的大约2万家“新闻贩卖所”——报纸销售店,他们拥有大约40万名从业人员。这些“新闻贩卖所”不仅仅从事送报和收保费的工作,还积极参加各种各样为地域做贡献的社会活动。



——为了鼓励日本各地的“新闻贩卖所”为地域社区做出贡献,日本新闻协会从2007年开始设置“地域贡献大奖”。结果,此举促进了日本“新闻贩卖所”在各地开展诸如预防犯罪巡逻活动、向福利设施赠送轮椅活动、植树优化环境活动、地域清扫义工活动等等。一个在我们看来简简单单送报的事情,日本怎能搞出如此多的花样?



——日本从1980年度开始对小学生实行减负教育,减少了义务教育的时间和内容。从2002年开始实施中小学每周放假两天的制度,教学内容比以往减少了30%。国际经济协力开发机构的调查证明,日本小学生的“学习到达度”已经从2000的第一位降到2006年的第10位。结果,日本准备从明年开始给小学课本内容“增量”25%。
avatar
Aquamarine
Admin

帖子数 : 64
注册日期 : 2010-02-15

http://hogarth.forumotion.com

Back to top Go down

Back to top


 
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